查看: 7289|回复: 45

[原创] 四郎四娘完美结局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0-9-3 19:4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由于本人觉得《少杨》的结局太惨了,尤其是四郎和四娘~
所以我决定写一个四郎和四娘的完美结局~
还会有耶律斜和关红的故事,不过关红还是留在了杨家~
这篇可能会很短~~


首发 少年杨家将吧   这个貌似素偶第一次在贴吧写的文   文笔不素很好   大家凑合看吧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9-3 19:46:10 | 显示全部楼层
自金沙滩一役后,辽国没有再向宋国发战,百姓们过着很平和的生活。
杨家因为六郎和柴郡主的婚礼渐渐地走出了悲伤,而杨五郎,出家后一直在法华寺,六郎曾经去找过他,想劝他回来,但是五郎心意已决,无论如何都不跟六郎回家,关红始终在自责,大家并没有怪她,反而告诉她要看开一点。
皇上经过了潘仁美的教训,对国事开始很认真、仔细、尽心尽力,重用杨六郎,六郎也很尽责的帮助皇上整理国事,闲下来的时候会和郡主打打闹闹,很开心。
杨夫人看着自己现在唯一的儿子有了作为,有了他爹的风范,很是高兴。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9-3 19:4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夫人的师兄崔应龙在六郎杀死天灵之后就归隐山林了,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连六郎和柴郡主的婚礼都没有参加。
耶律斜在汴京城一战之后就不再做辽国的将军了,而是决定做一个平民,一天,他在饭馆吃饭的时候,听见两个正在喝酒的辽人的对话。
“哎,听说咱们国的军队和宋军在金沙滩的一役,宋军的杨家将就活着回去了两个。”
“早就听说了,那杨元帅‘杨无敌’连尸体都没了,回去的是他的儿子杨五郎和杨六郎,看来,这让咱们的军队打败的杨家军也不怎么样嘛!我看,宋国的土地迟早得是咱们辽国的!对了,你哥还当兵吗?”
“咳!我哥在充兵的时候受了伤,不当了!其实啊,这战争受苦的还是咱们,我觉得还是这样挺好!”那人喝了一口酒又说,“还有一件事你知道吗?”
“什么事啊?”
“就是那杨五郎,他出家了!”
耶律斜听到这句话之后整个人都僵住了,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关红。他假装镇定的吃饭,耳朵却很认真的听着那两人的话。
“啊?!出家?不可能吧!你怎么知道?”
那人向西周望了望,看没有人注意他们,趴在另一个人耳朵旁小声说:“是真的!我大哥前几天到宋国境内去采药,在法华寺亲眼看见的!杨家军和咱们军队交战过几十次,我哥是充兵的,见过他,就是他,没错!”
“你哥会不会是看错人了?”
“没有,不可能!而且我哥还听说现在杨家都是杨六郎在打理,杨夫人把杨家的一切都交给了杨六郎,还有,杨六郎曾经去过法华寺,据说是劝他哥回家,可他哥不肯。”
“那看来是真是杨五郎,他为什么出家啊?”
“好像是他承受不了失去父亲和兄弟的痛苦,才遁入空门的。”
“哦~~”
“不过就是可怜了他那妻子了,在杨家守活寡,唉……”
“可怜的女人……”
“算了算了,这不是咱们该关心的事,还是管好咱们自己吧!”
“就是就是,来!喝!”
“喝!”
耶律斜听完他们的对话,放下了碗筷:“老板,结账!”
“哎,客观慢走。”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9-3 19:4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时的辽国皇宫内很热闹,都在为七天后银镜公主和木易驸马的婚礼做准备。
木易站在皇宫的宫墙上看着忙碌的人们,银镜走到他身边:“七天后我们就要正式成亲了。”
“嗯。”木易只是轻轻答了一声。
银镜皱着眉头问:“怎么了?不开心吗?”
“不是,只是自从昏迷中醒来,我的心里总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却不知道是为什么。”
银镜听了之后,没有说话,低着头,过了一会儿说道:“我们回去吧,这里风大。”
“好。”
这一切,都被远处的萧太后看到了,她身旁的将军走过来:“太后,这样真的好吗?万一……他哪一天恢复记忆……”
“我想过这个问题,就算有一天他恢复记忆,以他的性格,是绝不会抛弃银镜的,这一点大可放心。”
“是。”
崔先生自从归隐山林后,就一直在寻找杨四郎的踪迹,可是多天以来,没有任何线索。
一天,他走到辽国与宋国交界的山上,两国暂时没有交战,所以这里并没有什么士兵看守。
看着远处,回忆着过去:自己收养了四郎,教他武功,把他抚养长大,十多年后看着他和自己的父母兄弟相认,和喜欢的人成亲……
可如今,却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崔应龙喃喃自语:“孩子,你到底在哪里?你的家人在等你回去,四娘一直相信你没有死,她在等你回去……如果你真的还活着,就快点回来吧……”
他又在山上站了好久,正当要离开的时候,听到了这样一个消息:辽国的银镜公主将在七日后成亲,驸马是她在金沙滩一战的悬崖下救回来的宋将,那个宋将伤好了之后就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为了报答公主的救命之恩,所以答应做辽国的驸马。
走在路上,崔应龙一直在想这个宋将会是谁,由于皇上始终没有发派援兵,参加金沙滩一役的宋将就只有杨家军,可是杨家军几乎全军覆没,活着的除了杨五郎、杨六郎、自己和柴郡主,就是那些看着杨业撞死在李陵碑的将士,他们已经在那一战之后得到六郎的命令训练新的杨家军,而那个宋将又是在悬崖下得救的,但是掉下悬崖的宋将已经全部找回了尸体,唯一没有回来的就是自己的徒弟-----杨家四郎。
他被自己这个突然而起的想法吓住了,他决定,一定要到辽国皇宫内去看看!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9-3 19:4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家虽然走出了伤痛,但是几位夫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会想起她们的丈夫,尤其是四娘,她的房间里挂满了埙,经常吹奏她和四郎的那首定情曲,她一直相信四郎没有死,一直在等他回来……
“四嫂。”小八妹跑进房间。
“八妹,你怎么还没睡?”四娘摸着八妹的头问。
“我听到四嫂的埙声,知道四嫂又在想念四哥了……”
四娘低下了头,手里紧紧握着埙。
“四嫂,你说四哥会回来吗?”
“会的,你四哥一定会回来的!”四娘的语气很坚定。
八妹点点头:“嗯,我也好想四哥回来,我们才刚刚相认不久,我还没有和他玩呢,我还有要知道他这些年在外面是怎么过的……”
“你会知道的,等你四哥回来,他就会告诉你的。”四娘轻轻笑着。
“四嫂,我和你一起等四哥回来。”
“嗯。”
“四嫂,我今天晚上想和你睡。”
“好啊。”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9-3 19:47:54 | 显示全部楼层
耶律斜自从知道杨五郎出家后,一直很担心关红,他终于决定去看看她。
他知道关红今天回家去看弟弟,便在离她家不远的地方等她。
天波府,杨夫人找到六娘(柴郡主):“六娘,你五嫂回娘家去看她弟弟,天气冷,她没带外衣,你去给她送去吧。”
“嗯,好。”
“小心点啊。”
“知道了,娘。”
关红看过弟弟,从家里出来,要回天波府,走了一会儿,看到眼前的人,停了下来。
耶律斜走到她面前,什么话都没说,拉起她的手就走。
关红喊叫道:“耶律斜!你想干什么?!你放开我!”
他并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关红挣扎着,用力甩开他的手:“耶律斜!你到底想干什么?!”
耶律斜回过头,用质问的语气说:“杨五郎已经出家,你为什么还要留在天波府?!”
“那是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你来关心。”关红抬头看着他。
“你救了他!他却怪你,扔下你去出家!你为什么还要这样?!”耶律斜大喊着。
与此同时,六娘拿着衣服来了,看到耶律斜和关红,躲在了草丛里,看着他们。
关红瞪着他:“我说过,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用你来关心!我留在天波府,是我自愿的,五郎出家了,我要替他完成杨家的使命!”
“使命?!他自己都不要什么使命了,你却这样执着……”耶律斜苦笑着,一步一步向后退去,“看来,你过的很好,不需要我的担心,我来的很多余……”说完,转身离开了。
关红望着他的背影,流下了眼泪。
六娘叹了口气,从关红背后走出来,叫了她一声:“五嫂。”
她听到六娘的声音,擦干了眼泪:“六娘啊,你怎么来了?”
“娘说你没有带衣服,让我拿给你,免得冻着。”
“哦,我们回家去吧。”
“嗯。”
六娘并没有向关红提出自己刚刚什么都看到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9-3 19:4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晚上,六娘一直在想要不要说出耶律斜来找关红的事,六郎叫她都没有听见。
“你怎么了?”六郎推了她一下。
六娘回过神:“没什么……”
“是吗?”
“六郎,我跟你说件事。”六娘还是决定告诉六郎。
“什么事?”
“今天娘让我拿衣服给五嫂,我找到她的时候,看到了耶律斜……”
六郎一听这事,很惊讶:“耶律斜?他来干什么?”
“他知道五哥出家的事,来找五嫂,想让五嫂跟他走……可是五嫂并没有同意。”
“唉……娘知道吗?”
“不知道,我没告诉她。”六娘摇摇头,问,“要不要告诉娘?”
六郎想了想:“还是告诉娘吧。”
之后,六郎和六娘便来到赛花房间:“娘。”
“哎,你们怎么来了?找娘有事吗?”赛花笑着问道。
六郎和六娘相互看了一眼,把耶律斜和关红的事说了出来。
听了后,赛花沉默了很久,六郎叫了她一声:“娘……您没事吧?”
赛花摆摆手:“我没事,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我要一个人想想。”
“嗯。”
深夜,崔应龙来到辽国皇宫,看到宫内张灯结彩。
他找到银镜公主的房间,看到只有她和一个宫女在。
“公主,早点休息吧。”
“嗯,你也去休息吧,不用管我了。”
“是。”
崔应龙跟着那个宫女出来,看她进了休息的地方,便也跟了进去,从背后用手捂着她的嘴,感觉到那个宫女慌了,他轻声说:“我无心伤害你,只是想问你一些事,你不要叫,如果你答应了,就点点头。”
看到那个宫女点了头,崔应龙松开了手:“谢谢姑娘。”
“你到底是什么人?”
“姑娘,在下不是说过,我无心伤害你,你也不需要知道我是什么人,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好吗?”
宫女出于害怕,完全慌了,点点头:“好……”
“我问你,你们公主要成亲了,驸马是什么人?”
“驸马……驸马是公主从悬崖下救回来的宋人,当时那人中了毒,昏迷不醒,公主悉心照料,可是他醒了之后要杀太后,被太后命人绑住,想斩了他……”
“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公主以死相逼,太后给了公主一个机会,公主便施针让他失去了记忆,之后,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崔应龙听了,没有说话,静静的站着,那个宫女突然跪了下来:“我已经把我知道的都说了,请大侠放过我吧。”
崔应龙连忙扶起那个宫女:“我不会伤害你的,放心,你可以告诉我那个驸马的房间吗?”
“他就住在公主隔壁的房间里……”
“多谢姑娘。”说完,崔应龙抬手打昏了她,把她放到床上,给她吃了自己从四娘那里要来的失忆药。
来到宫女所说的那个房间,打开门,看到床上躺着的人,崔应龙认定,那个人就是自己的徒弟杨四郎。
没有多加逗留,他离开了皇宫,回到自己住的地方,换下衣服。
他知道,自己该找那位辽国公主谈谈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9-3 19:49:52 | 显示全部楼层
赛花想了一个晚上,决定找大家谈谈。
“娘,您找我们大家来有什么事啊?”大娘问。
“我有一些话想和你们说。”她看着面前的所有人,“大娘、二娘、三娘,你们几个在杨家已经做了这么多年的媳妇了,现在大朗他们都不在了,你们想走的话就走吧……”
“娘……”大娘、二娘、三娘一听,皱着眉叫道。
赛花摆了摆手,继续说:“四娘,虽然我们都不敢肯定四郎已经死了,可是……他现在都没有回来,你放弃吧,也离开杨家吧……五娘,我知道耶律斜来找过你,他很喜欢你,你跟他走,以后会很幸福的……至于七娘,你和七郎只做了一天的夫妻,所以,离开杨家,找个好人嫁了吧……”
“娘,我不走!”大娘坚定的说。
“娘,我也不走!”二娘、三娘一样很坚定,“二郎、三郎他们虽然死了,但我们要帮他们完成使命!”
四娘轻声说:“娘,我不会放弃的!我相信,四郎一定还活着,他会回来的!”
“娘,耶律斜是来找过我,但是,我不会离开杨家的,五郎说的对,我救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杨五郎,却失去了一个本应该驰骋沙场,和兄弟们同生死、共患难的杨五郎,是我让杨家失去了他,我就要代替他……所以,我不会走的!”关红显得很落寞。
“至于我,虽然只和七郎做了一天的夫妻,但是他答应过我会回来找我,他却没能回来,那么,我就来找他,我会永远留在杨家,不会离开。”七娘说。
赛花看着自己的儿媳妇,很是感动:“好!今天起!你们就是我的女儿!”
崔应龙今天晚上再次到了辽国皇宫,他要找银镜公主谈谈。
此时的银镜正和木易在一起:“真好,我们很快就要举行婚礼了。”
“嗯。”木易依旧是轻轻的回答。
“怎么了?”银镜关心的问。
“哦,没事,我累了,公主也回去休息吧。”
银镜很失落的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发现屋内站着一个人,吓了一跳:“什么人?!”
“公主不必惊慌,我是来找公主谈谈的。”
“找我?谈什么?”银镜奇怪的问。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9-3 19:5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木易!”崔应龙很明了的说,看到银镜公主疑惑的皱了一下眉,又说,“我是木易的师父,崔应龙。”他顿了一下,“首先,在下代木易和他的家人谢谢公主救了木易。”
说完,他轻轻鞠了一躬,表示感谢,说:“然后,我想和公主好好谈谈,公主既然救了木易,就应该知道他是宋人,是杨家军的人,是杨家的四郎杨延晖,他不属于这里,他有父母,有兄弟和爱他的妻子,虽然他的父亲已经死了,他的兄弟只剩下了一个,可是,他们都是想他的,他的妻子一直没有放弃过,始终相信他还活着,总有一天,他会活着回去……也知道,公主为了保住木易的姓名,施针让他失去了记忆,但是,再有效的失忆方法也有失效的一天,当他恢复记忆,发现他在一个害死自己父亲和兄弟,害的自己家破人亡的地方,你是让他感激你救了他!让后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跟你快乐的生活!还是让他恨你救了他?!最后宁愿自杀来结束这生不如死的痛苦!”
一直低头听着的银镜公主突然抬起头,眼神中是不知所措,崔应龙继续道:“我想,他会选择后者的。”他看着眼前的公主,“好了,在下想说的就这么多,希望公主好好想想。最后,我想告诉公主一句话:如果不能把他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0-9-3 19:5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反馈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网站资源

  • 微信
  • 微博

ICP备案号:冀ICP备2021024196号-5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本站由秦皇岛创诚网络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GMT+8.5, 2024-3-4 23:42 , Processed in 0.122844 second(s), 1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