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阿樂樂

[分享] 少年楊家將續:『緣』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8-6-5 22:28: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0 诗诗菲菲 的帖子

喔…… 可是我已經放了啊
不是嗎?
XD
謝謝妳的關心和支持喔 XD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6-5 23: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先回了,坐着慢慢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6-6 11:5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加坡那也用繁体字写字吗,写了那么多,楼主真有心啊,写的不错,感觉都快上万字了吧。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6-6 17:58:32 | 显示全部楼层
哇。。
一次性写那么多。。
这位亲一定很累。。就到这句是废话。。。当然会累。。
说正题
写的不错。。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8-6-9 10:0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加坡是簡體 只是我覺得繁體比較好看? 呵呵
上萬啊……如果我還記得的話 總字額應該是50000左右
呵呵
XD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6-9 17: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阿乐乐好厉害!写得好好哦!
我喜欢大团圆大团圆!!
加油!继续写哦!期待中~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8-6-14 23: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緣』是我的原創…… 納悶-ing
哈哈
好啦 十三來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8-6-14 23: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

*

踏入久違的家園,五郎百感交集。

好久沒看到娘了,她如何?好久沒看到大哥二哥三哥四哥六弟七弟八妹九妹了,他們如何?好久沒看到大嫂二嫂三嫂四嫂六弟妹了,她們如何?好久沒看到楊洪叔了,他如何?好久沒看到排風楊安了,他們如何?好久沒看到丫鬟小廝們了,他們如何?

好久沒看到娘子了,她如何?

看到無比熟悉的四周,五郎心頭一暖。這裡,才是自己的家,自己能夠真實存在的地方。這裡,是他心所繫著的地方。剛才只是看到了排風,他的心就好愉快了,更何況是看到自己的血肉至親?他真的很期待再一次看到自己的家人。

最想看到的,就是娘。還有……娘子。

「五哥五哥!」倉促的腳步聲配上稚氣的嗓音,足以讓五郎不用回頭看就知道來者何人。軟綿綿的身軀一股氣就撞到五郎的身上,而他也順勢把九妹抱起來。「五哥你終於回來了!」九妹好不興奮,直直往五郎的耳朵裡喊去。「嗯,我回來了。」而且再也不會離開。

「五郎。」溫婉的慈愛嗓子屬於楊夫人。她並不像那次大二三七郎回來時那么的激動,這次只是靜靜的朝五兒子笑,仿佛無語的說著「歡迎回來」。

「五弟!」

「五哥!」

兩種不一樣的名稱,卻擁有一樣的療效。五郎心裡很充實,看到自己的哥哥弟弟妹妹和嫂嫂弟妹們圍著他團團轉,這不是自己一直幻想著的情景嗎?只是,他的情景中還有更多的人,例如剛剛走進來的楊洪叔,排風,楊安……

還有不在場的五娘。

「娘……」五郎沒完成句子,楊夫人卻知道兒子的心裡想問的是什麽。「五郎,娘親想和你說話,行嗎?九妹,行嗎?」最後一句是朝攀在五郎頸項的九妹說道,讓她立刻的跳下來。「好!」看到全部的哥哥們安全歸來,要她楊延琪楊九妹做什麽都行!

「六哥,娘要和五哥說些什麽啊?」七郎對此感到很好奇。五哥的臉色怎么那么凝重呢?六郎略顯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弟弟。「七郎,你的腦袋是干什麽用的啊?」嘆氣之後還搖頭,七郎真的是無藥可救了,連他楊六郎也無法幫上忙了呢。

「相公,你好遲鈍。」連粗神經的七娘也忍不住虧了夫婿,足以證明剛才七郎的那句話有多么的多餘。「有嗎?」當事人還不是很明白自己說錯了什麽。七娘又忍不住,翻白眼。雖然七郎糊里糊涂很可愛,但是有時候太遲鈍也會讓人很想狠狠的扁他。

「娘子,告訴我嘛!」

*

看到母親溫柔的笑顏讓五郎放心了不少。

可是以往母親的烏黑青絲現在全部仿佛沾到了白霜似的,好像經過了很多大風大浪,讓五郎好不心疼。他那天是怎么提起勇氣,讓自己離開的呢?拳頭下意識的被握緊,而五郎也沒發覺,直到娘親的柔荑輕輕的覆蓋在他的手上。

「別生自己的氣。」不用孩子說什麽就知道他在想什麽,是母親的天性。五郎痛苦的看著楊夫人。「娘,孩兒真的不孝!」不孝,因為他就這樣逃避,就這樣撇下需要他的娘親,兄弟,妹妹,娘子。不孝,是因為他想了那么久才想出自己的錯究竟在哪兒。

「你還是回來了啊。」這一點,足以彌補五郎全部的過錯。母親是永遠不會生孩子們的氣的,楊夫人更不會,因為她懂得如何珍惜她的九個孩子。看到母親如此的體貼著他,五郎更內疚了。那天,娘一定很傷心吧?只是礙於她是楊門當家,所以根本就無法流露出任何情緒……

「如果再內疚的話,娘生氣了喔。」楊夫人何嘗不知道兒子的心思?五郎的個性就是這樣,即使不是他的錯,他也會硬攬著罪。這一點呀,不知道是和她像呢,還是和他的爹像呢?「娘……」五郎還是很抱歉。

「你現在要說對不起的對象不是娘,這樣聽懂了嗎?」楊夫人輕輕的指點,讓五郎恍然大悟。「不是娘,那就是……」話還未說完,就被門外的敲門聲打斷。「夫人,五少爺,先生回來了。」原來是排風。

「好,排風把先生請進來吧。」楊夫人臉上掛著淺淺微笑,讓五郎有點迷茫。「娘,這位先生是誰?」他沒聽到府內住了一位先生呀。楊夫人只是神秘的笑著。「你待一會兒看到他,不就會知道了嗎?」原來跟緣先生相處久了,也會學著他說話。

「喔,孩兒知道。」

*

「公主,奴婢已經收拾完畢了。」語畢,碧兒鬼祟的瞄了銀鏡一眼。公主為什麽臉上一直笑著呢?把駙馬送走是那么快樂的一件事情嗎?碧兒不了解的神情,讓細心的銀鏡看到了。「怎么了?」碧兒尷尬的抬起頭,搖搖。

「沒什麽,奴婢只是擔心公主會著涼。」這個藉口還算可行。

「『木鏡府』找到買家了嗎?」既然碧兒沒事,就談談正事吧。銀鏡看看周圍的環境,安靜的問道。「找到了,公主。」『木鏡府』的位置極佳,找到買家根本不是一個問題。碧兒內心中真正的疑問卻是另外一項。

「碧兒,妳有心事嗎?」銀鏡看到碧兒如此用力的咬著自己的下唇,忍不住問道。這個是碧兒在猶豫不決的時候才會做出的反射性動作,難道她現在在決定些什麽東西嗎?「吖?不是不是公主,奴婢……」被自己的主子看到自己在發呆,碧兒羞愧死了。

「有什麽事情,可以直說。」對於碧兒,銀鏡是完完全全的信任。碧兒一向來也不是貧嘴的人,做事情也什麽都以她為先。雖然這種行為在宮廷中似乎是一定要的,但是銀鏡都一直很感激碧兒對她的忠心耿耿。

「我……碧兒只是在想,公主回大遼之後要如何跟太后交代駙馬的失蹤?」碧兒聽到銀鏡的那句話,仿佛打了定心針,也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疑惑。銀鏡只是直勾勾的望著碧兒,望得碧兒開始覺得自己好像說錯話了。

「木易已經死了。」

「啊?」碧兒瞪大眼睛,非常失禮的大叫。駙馬死了嗎?沒有啊,那時候她明明看到駙馬被那位羅大夫還有披著斗篷的怪男人和小姑娘齊力扛著走開,怎么可能死了呢?銀鏡觀察著碧兒臉上千變萬化的反應,由不得笑了。

「我的駙馬『木易』死了,但是楊四娘的『楊四郎』復活了。」

希望他們會開心。

「碧兒,準備回大遼。」

所有的後果,她來承擔好了。

*

「緣先生緣先生!」一看到和藹可親的緣先生,排風就著急的喊著他的名字。「小排風,怎么了?」看到排風那么急忙的樣子,緣先生先讓排風喘口氣,才問道。排風感激的露出純潔微笑,才開口。

「緣先生,夫人有請。」緣先生在府上住了也有一段日子,排風也越來越喜歡這位老先生。他並未像其他悶葫蘆老學者,一味的把自己的想法灌輸到小孩子們的身上。她看到了緣先生教導九妹的模樣,他讓九妹發問疑問,但是也不會直接給她答案,倒是讓九妹動動腦袋,利用自己的能力來想出真相。

這樣的緣先生在排風心中的地位,跟楊夫人的不相上下。

「好啊。妳也不必跑得那么快吧?」緣先生笑著說道,讓排風尷尬的騷騷小辮子。「喔對!五少爺回來了。」緣先生也交代過排風,每當少爺們回來就麻煩告訴他一聲。「好的,妳去休息吧。大熱天跑步對身子不太好喔。」看到排風滿頭大汗,緣先生好心的提醒道。

「是的先生。」目送著緣先生的背影,排風皺起鼻頭。

夫人找先生,跟五少爺有什麽關聯呢?

*

叩叩叩。

「五娘,是我。」

沒回應。

「五娘,是我四娘啊。」再一次的敲門。

還是沒回應。

「五嫂,我是六娘呀。」試探的語氣。

仍然沒動靜。

門外的四娘和六娘交換擔心的眼神。五娘躲在房間裡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是足夠讓大家為她擔心。本來以為五娘已經放下陰影了,不再怪自己,堅持是自己的錯了,但是今天五娘的表現……讓四娘跟六娘看得出,五娘根本沒好過。

「五嫂,看門啊……」五娘不肯開門,六娘也只好一直嘗試。四娘捧著安神湯,幽幽的盯著門扉看。五娘此時此刻的心情,大概沒有人會了解。「四嫂,怎么辦?五嫂不肯開門,我們……」六娘擔心的望著四娘,問道。

「也要五娘開門,我們才能夠進去啊。難不成,我們要撞開門嗎?」四娘一向都很理智,即使她現在是很想把門撞倒,然後衝進去。「也對。」六娘性子沖,想不出任何法子也只好一直站在門外,等待五娘開門為止。

前方緩緩的動靜,讓四娘六娘嚇著了。

「五嫂?」率先開口的六娘探頭看看房內,試探的問道。

「進來吧。」

*

「你們…都好嗎?」

「很好。」

沉默了一陣,楊夫人安慰的拍拍五郎的手背。五郎抵達飯廳之前,五娘已經倉促的逃走了,而身為娘親的她也不太忍心告訴五郎這一點。楊夫人望著桌子上的小盤子,然後把它遞到五郎的面前。

「吃吃綠豆糕吧,是娘親親手做的喔。」楊夫人最擅長的就是做糕點,五郎看著淡綠色的小小糕點,竟然開始哽咽了起來。多久,自己沒細細的品嘗娘做的糕點呢?抑或是人都是這樣,在自己面前的東西都會把它當成是必然,消失的時候才會懂得『珍惜』為何物。

對於五娘,五郎亦如此。

「夫人,緣先生來了。」門外的排風並未聽取緣先生的話,還是跟著他一同到楊夫人的房間裡頭。「謝謝妳,排風。」楊夫人以微笑謝意。排風整齊的彎腰,然後退出房門。「五郎,這是緣先生。」楊夫人欲介紹,但是五郎早已愣住在地。

緣先生?長得很像那時候他在五臺山遇到的老先生耶……

「五郎,我們又見面啦。」緣先生笑得很神秘。

*

清脆的鮮綠色讓人賞心悅目。

小木屋在蔚藍的天和清脆的草原上並不顯得唐突,反而很自然,好像它本來就應該存在在那兒似的。清風讓掛在竹竿上的衣衫晃了晃,輕輕的『呼』聲配合著小木屋傳出來的簫聲,清新怡然。

「曉棠!」走起來依然健壯的老奶奶丹田力道十足的喊著村子裡最年輕的小妮子。「曉棠,蔡奶奶來看妳啦!」第二句話甫落完畢,簫聲就立即停止,嬌小的身影就從門口奔馳而出。「蔡奶奶,妳怎么來了?」小姑娘笑瞇瞇的問道。

蔡奶奶寵愛的揉揉小姑娘的頭心。「最近可好嗎?」小姑娘用力的點點頭。「我很好。」她已經十九歲了,擁有照顧自己的能力啊。但是對於村民們的關愛,小姑娘還是很感激的。她本來就不是這個村子的人,但是他們卻待她如親人,好不親切。

蔡奶奶細細的打量著眼前的俏麗小姑娘。小姑娘名喚為游曉棠,是十二年前村子裡的游大夫夫婦在山崖底下發現的小姑娘。曉棠被游大夫救回來之後就一直昏迷不醒,口裡喃喃的話也只有『曉棠』這兩個字。游大夫花了好多的時間,才讓曉棠蘇醒過來。但是醒來之後,村子裡頭的人才知道她已經喪失記憶,記不起來任何東西了。

所以,善良的游大夫夫婦便收養她,視她如己出。

「妳這個丫頭啊,有家卻不肯回。」曉棠在半年前就搬出『游藥堂』,住在村子郊外不遠處去了。每次蔡奶奶問游大夫為何讓曉棠一個人住的時候,他也只會笑一笑,然後輕輕的抱怨自家女兒的毅力和任性。

「哎,蔡奶奶……」游曉棠嫁衣的唉聲嘆氣。蔡奶奶每次來探望她時,都必定會問她這個問題。其實,搬出去是她老爹的意思,到現在她都還仍然記得臭老爹對她說過的最後一句話。「快快搬出去啦,別妨礙我和妳的娘親了!」曉棠一邊模仿著臭老爹的語氣,一邊怒氣沖沖的皺起鼻頭。

「吖?」蔡奶奶有重聽,聽不太清楚曉棠剛剛說的話。「呃,沒什麽,嘿嘿。」曉棠露出大大的微笑,企圖粉飾自己剛剛的張牙舞爪。「喔喔好,蔡奶奶做了一些蜜餞,來吃吧!」蔡奶奶欲往前,自己的手臂被小姑娘給纏著扶著。蔡奶奶就是很喜歡這樣子體貼的曉棠。

「蜜餞啊?我也做了一些喔。」身後傳來輕柔身影,曉棠不用回頭看也知道來者何人了。「娘親!」依然扶著蔡奶奶,曉棠眸子閃爍著快樂。娘親終於來看她了,好久了哦。「蔡奶奶,您也來啦。」游夫人在村子上的美譽是『最溫柔的妻子』,蔡奶奶也當然很喜歡她。

「對呀,看看小丫頭如何了。」蔡奶奶笑呵呵的打了打小丫頭的額頭,讓曉棠吃痛的皺起臉龐。「蔡奶奶,痛啊!」游夫人和蔡奶奶相覦一笑,然後極有默契的再一次拍打曉棠的頭顱。「妳呀,就愛夸張。」游夫人看著自己的女兒,忍不住說道。

或許,這就是曉棠的天性吧?

三人齊齊走進小木屋,清風又開始吹起。

真是個好天氣。

*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6-15 14: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LL又更新啦。。
我又来看啦。
嘿嘿。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6-15 21: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开心好开心~看到阿乐乐更新咯~~~
五娘怎么不见五郎啊?还有五郎回来这么久了,怎么一点也不问五娘呢?他不想她么?
阿乐乐加油!继续努力~~等着看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反馈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网站资源

  • 微信
  • 微博

ICP备案号:冀ICP备2021024196号-5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本站由秦皇岛创诚网络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GMT+8.5, 2024-2-27 11:57 , Processed in 0.090669 second(s), 14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