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阿樂樂

[分享] 少年楊家將續:『緣』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8-7-1 00:3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

*

「微臣叩見皇上。」七把膝蓋,同時落地。

「眾位愛卿平身。」宋太宗並不太詫異,反而笑容滿面的招招手,讓跪在他面前的七位少年起身。「謝皇上。」七位楊家將極有默契,同時的起身。七郎眨著富有靈氣的雙眸,然後忍不住用手肘撞了撞站在他右邊的六郎。

六郎暗地吃痛了一聲,然後扭過頭瞪著七郎。「干什麽啊?」有事沒事為什麽就是撞他的肚子啊?

「我只是想問,為什麽皇上看到我們都不驚訝的?」七郎的嗓子一向來都不小,這一下子可被耳尖的宋太宗給聽到了。其他六位楊家兄弟氣餒的垮著肩,而七郎只是在一邊尷尬的笑著,企圖粉飾太平。

「楊七郎,你真的很想知道嗎?」宋太宗笑著問訝異的七郎。七郎緊張的吞了吞唾液,怯怯的點點頭。上次被賜鞭打罪刑的時候他還沒忘記,對這位皇上他還是感到非常的害怕。還有,一想到他只聽潘老賊的話而不是爹的忠言的時候,他實在很難對皇上產生多少好感。

「是楊愛卿把緣先生帶來朕這兒,解釋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皇上贊賞的看著六郎,說道。七郎恍然大悟的跟著點頭。怪不得前幾天他去找六哥的時候他都不在,問六嫂她也不知道。原來是到了皇上那兒把全部的事情解釋清楚啊。

「其實說來話長,朕就先好好的賞賜各位愛卿吧!」這一次,宋太宗不打算手下留情。因為之前的錯誤讓他失去了一位偉大的將才,現在本以為已經喪命的楊門五子也都回來了……他一定要好好的補償他們。

「朕就升楊延平、楊延定、楊延安、楊延輝、楊延德為正二品大將軍。楊七郎,朕就……」皇上撫著下巴,深思了一下。「朕就封你為『乘風大將軍』,正二品。」

楊家兄弟面面相覦,然後齊齊跪下。

「謝主龍恩!」

*

「被封為大將軍,感覺如何啊?」離開了皇宮,六郎忍不住開始調侃七郎。「很好啊!可是,我還是覺得官位太高了。」七郎若有所思的點著下巴,回答六郎的問題。六郎挑起眉毛。「真的喔?」七郎又點頭。

「我是覺得啊,我不比哥哥們你們來得好,但是又得到一樣的官職……」七郎扁著唇。六郎忍不住撲哧笑出一聲,然後轉過身子和幾位在身後的哥哥們交換好笑的眼神。「七弟,你的能力大家都曉得嘛。」四郎出聲,贊揚贊揚一下幺弟。

「對啊,七弟。」三郎也幫忙。六郎又轉過臉,拍了拍七郎的肩。「你看吧,所以不必太緊張,知道不?」七郎默默的點著頭,眸子裡閃爍著的凈是欣喜若狂。「回到家一定要好好的向娘親和媳婦們報告。」大郎從後面的一句話倒是提醒了大家。

「還有娘子!」這是剛剛才想起來的七郎。

「喔,對對對。」這是剛剛和五娘破鏡重圓的五郎。

「大哥說的沒錯。」這是點著頭附和的四郎。

「大哥你沒說,我可能都忘記了耶。」這是剛剛恍然大悟的三郎和二郎。

六郎好笑的看著哥哥們和弟弟,然後又看著前方。

說到家,他也好想快點回去喔。

*

「公主,奴婢是碧兒啊。」碧兒正站在銀鏡的房外,悄悄的敲著門。

「進來吧。」得到主子的允許,碧兒小心翼翼的推開門扉。「公主,是時候和太后一同進餐了。」公主這幾天都對太后好像不理不睬的,連平時都很少和她說話的大王也把她給攔下來,問清楚自己的姐姐到底怎么了。

可是重點是,她也不知道啊!

「喔。」銀鏡坐在床畔,眼睛沒離開過柔荑中的書本半寸,小聲的敷衍碧兒。「公主……」碧兒怎么聽不出呢?她走上前,在銀鏡的面前停下,嘆口氣。「嗯?」銀鏡還淡淡的回應了碧兒一聲。碧兒垮著肩,又嘆氣了。

「公主,自從我們回到大遼之後您就一直這樣了,讓碧兒為您感到好擔心啊。」這是實話。回到大遼之後,公主就直接到了太后那邊跟太后說,駙馬已經死了。之後,公主就未踏出寢宮一步,只是在裡頭讀著書。

「我知道。」手指純熟的翻了一頁,銀鏡終於抬起頭,面向碧兒。

「公主,您、您終於肯抬頭了!」此時的碧兒,高興的瞪大著眼睛,讓原本淡漠著臉龐的銀鏡也忍不住微笑。「微笑了!」又是一聲驚呼,讓銀鏡笑得更開了。「碧兒,午飯我是不想吃了。」別無他因,純粹是因為她不想看到母后。

不想看到那看似和藹,但卻又是心狠手辣的面孔。那,屬於她母后的面孔。

「可是太后她……」碧兒臉上的表情從驚喜立刻跌到面露難色。「就說我身體不舒服吧。喪夫的人不是都應該這樣嗎?」銀鏡輕聲道,手指小聲的敲著書面。她不大哭大鬧已經足以讓母后起疑心了。「啊……」要讓她碧兒去跟太后撒謊啊?

「去啦。然後準備秘密出宮。」不知為何,銀鏡就是很想出去外面。

「去哪裡啊,公主?」碧兒不解。

「去……」銀鏡用書本頂著下巴,深思。腦海裡好像出現了一個面孔,不,一個名字……

「耶律斜那裡。」

*

捧著自己親手做的糕點,七娘嘿嘿嘿的笑出聲。

這是她跟娘學了好多天才學會做的耶,想到它即將會被相公大贊『好好吃!!』,她就是忍不住想笑,無論多么的像大戲裡的大奸人一樣,她就是想笑,想大笑!七娘愉快的踩著輕快的腳步,衣袖跟著她而輕輕的彈跳著。

繞過後院,她便在大理石上找到自家相公。

「咦,怎么來啦?」原本把自己的俊顏埋入雙手的七郎稍顯訝異的問道。剛剛回到天波府都沒看到娘子,這下子怎么就這樣出現在他的面前了呀?「給你嘗嘗我親手做的糕點!聽八妹九妹說你最喜歡吃綠豆糕,所以我特地向娘學了怎么做。以後就可以常常做給你吃了耶,高興吧!」獻寶似的的把盤子遞到相公的面前,七娘好不得意。

「謝謝。」接過盤子,七郎真誠的向娘子微笑,並拍拍身邊的空位子。「吃啊!」七娘一心急著要七郎嘗試她的手藝,直接就拿了一顆直往七郎的嘴裡塞。「呀——」來不急抗議的七郎只好忙著嚼口裡的綠豆糕,免得自己被哽死。

「好吃嗎?」七娘興致勃勃的等著答案,讓七郎勉為其難的點點頭。「嘿,以後常做給你吃嘍。」七娘接過盤子,非常得意的笑道。就知道七郎一定會喜歡她的手藝,想到此,七娘又忍不住發出爽朗的笑聲,讓一邊青著臉的七郎十分無奈。

「聽說了嗎?」終於把綠豆糕給吞下的七郎一邊擦著嘴邊,一邊問道。「你被封為大將軍的事?當然啦,大嫂她們都為你感到好高興喔。」自己呢,則是欣慰。七郎若有所思的點著頭,然後轉過身子面對著七娘。

「幹嘛?」七娘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給嚇著了,盤上端著的綠豆糕差一點全部全軍覆沒。「啊……只是想問問娘子妳,有沒有想過要補辦一次的成親典禮呀?」七郎托著下巴,目不轉睛的看著七娘。七娘學著他,把盤子放一邊,也跟著托下巴。

「想。不,是很想。」她真的很想。更何況,這是他答應過她的啊!

「蛤。」對面的男人卻發出失望的一聲,讓七娘頓時間瞪大了雙眼。「你這是什麽意思?」雙眸看似快要冒金星的七娘把手從下巴那兒抽走,改插放在腰間。「我是說,我現在不是被封為大將軍了嗎?妳也知道,我年紀還小,也沒立過什麽汗馬功勞。所以我是想說,補辦婚禮這事情就算了吧,我應該專注與軍事工作,娘子妳說是不———」

話沒說完,就被一記並不能稱得上太軟—應該說是非常硬—的一拳給打斷。

「可惡!」拋下這么一句話,七娘就像旋風似的跑開。

七郎茫然的撫著被打傷的左臉頰,然後嘆氣。他只不過想——

「七哥,你死定了。」抬起頭,七郎的視線正好落在向他搖著食指的八妹。

真的死定了。

*

「爺,我的手下好像看到您要找的人了。」黑衣男子站在一邊,恭恭敬敬道。

「事隔十二年你們才找到?飯桶。」『爺』坐在精心雕刻的木椅上,漫不經心的說道。「爺,這……十二年前,『她』已經跌入那山崖裡了,我們都以為『她』已經死了啊。」從那么高的地方墜落,不死就奇怪。

「那么怎么現在就找到『她』了呢?」爺的手指輕輕的敲著木椅,眼睛盯著書本看。「那是因為兄弟們看到了『她』身上的那塊玉,所以……」黑衣男子來不及把話給說完,就被爺的眸子盯得說不出任何話來了。

「那塊玉。」

「就、就是那塊玉。」

「很好。把她,給殺了。」

*

游曉棠把玩著掛在脖子的佩玉,嘆了口氣。

「好無聊!」自從離開村子千里迢迢來到汴京城,她就一直在找尋著她從前的影子,但是就是找不到、記不起來。脖子上的佩玉是娘親給她的,說是他們找到她的時候就已經在了,所以可能跟她之前的生活有關聯。

但是事實證明,沒有。

曉棠晃了晃雙臂,撅起嘴巴。問了那么多人,走過了那么多地方,還是不行。是不是她永遠都不會知道以前的自己是如何的一個人了呢?她是不是不會再看到自己的家人了呢?以前的家人有幾個啊?

她有妹妹姐姐哥哥弟弟嗎?

娘親和爹爹和藹可親嗎?

「真可惡。」曉棠放棄了思考,低聲又嘆氣。現在的她身在汴京城城外不太遠,只是因為她想比較靠近自己的家鄉。離開了那么久,她的確開始想念娘親,還有那個雖然表面很可惡但是心裡其實很愛她的爹爹,以及全村子對她好好的村民們。

好想家喔。

「可惡!!」隨著這陣刺耳的吶喊,就是群鳥驚慌拍著翅膀慌忙逃命的聲音。「怎么了?」被稍微嚇著的曉棠瞇著眼,看著鳥群漸漸飛遠。是誰有這個能力喊得那么大聲,連鳥群都會被嚇走的呢?曉棠不禁嘖嘖稱奇,但是又在下一秒皺起眉頭。

那一抹暗色的黑影是誰?

*

七娘胡亂踢著地上的石頭,一不小心就跌跌撞撞撞傷了不遠處的樹。

「可惡的楊七郎!可惡的楊延嗣!」不甘心的七娘再一次聚集全身的力量咒罵自家的相公。她實在太生氣了!他怎么可以這樣對待她,而且當初答應她補辦成親典禮的人也不就是他楊延嗣楊七郎的嗎?

出爾反爾,不是人!

罵夠踢夠之後,七娘氣喘喘的癱在樹上。「可惡的……」轉過頭顱,七娘似乎看到了……有人在打鬥?七娘瞇起雙眼,企圖看得更清楚一些。「看不到啦。」喃喃自語一番之後,七娘便小心翼翼的移動著腳步,更加接近打鬥地點。

是一位姑娘,還有數位彪大的大漢。

彪大的大漢?七娘不禁瞪大雙眼。「欺負小姑娘?」體內的『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精神細胞現在全部都被喚醒,再加上滿腔的氣氛需要發泄……七娘的眸子閃爍著非常詭異的眼光,雙手還興致勃勃的摩擦在一起。

彪大的大漢們,你們有的受了。

*

曉棠無法相信,自己現在被很多位彪悍的大漢在同一時間,襲擊。

現在是怎么一回事?腦海裡剛剛閃過這句話,曉棠就敏銳的閃過迎接而來的拳頭。那拳頭不偏不倚落在她身後的大漢身上,凄慘的叫聲讓她知道,那個人八成已經被斷了鼻子。曉棠不可思議的搖搖頭,然後繼續閃躲攻擊。

雖然從小就隨著村子裡的男孩一起習武,但是她從來就不喜歡舞刀弄槍的。

「娘的,抓住她啊!」曉棠嬌小的身形占了優勢,讓她能夠輕易的躲過他們一次又一次的攻擊。數位大漢聽到頭頭惱羞成怒的低吼,立刻全部都攻上去。就不相信這樣子,就抓不到這個只會守不會攻的笨姑娘!

他們都撲上去的那一瞬間,意外的被一隻厚樹枝給中途攔住。

「欺負小姑娘,你們太可惡了!」大漢們都停頓在地,憨憨的看著這位半路殺出來而且臉上帶著非常兇狠表情的年輕夫人。年輕夫人手中的樹枝一甩,就落在地上,低聲的『碰』聲雖然小聲,但是的確為她的氣勢添加了不少英氣。

「上啊!」被打斷鼻子的頭頭哪裡管這位年輕夫人,佛擋殺佛玉皇大帝檔就照樣殺!「喔。」聽到頭歇斯底裡的命令,眾位大漢再一次的攻上去。曉棠狐疑的看著身前的年輕夫人,眨眨眼。這位年輕夫人是誰呢?

而且還來勢洶洶的感覺,好可怕。

七娘瞇起雙眸,開始舞動手中的樹枝。哈,看他們能不能鬥得過他們家的楊家槍!雙手純熟的秀出槍法,讓身後的曉棠有點看傻了。這位年輕夫人也太會打了吧?雖然眼神有點嗜血,但是這不見得是一件壞事。

「小心妳的後面!」發呆的後果就是,被人家突襲在手臂上砍了一刀。

「可惡!」看到小姑娘受傷,七娘更加氣憤,直接把樹枝一把掃到大漢們的身上,讓他們全部都倒地。伸出手把小姑娘的手腕抓緊,七娘便拔腿就跑。趁那些大漢們還在地上翻滾叫痛的時候,跑得越遠就越安全。

「好多血啊……」跑出樹林回到了汴京城,七娘才能夠好好的瞧瞧小姑娘手臂上的傷。「沒關係啦。」小姑娘臉上都已經寫著『好痛』這兩個字,但是嘴上還是逞強著,讓七娘不禁想起天波府裡的五娘。

都是一樣愛逞強啊。

「哎,我把你帶回家療傷啦。破傷風那就不好了。」跟在四娘身邊久了,自然就會學到一點點的醫學知識。七娘剛要把小姑娘拉走,卻又被小姑娘軟聲的給制止住了。「我都不知道妳叫什麽名字……」父母親教孩子的第一最重要的一課:不能隨便和陌生人走。

「我叫楊——」七娘危險的瞇起雙眼。「我叫,杜金娥。」

「我叫游曉棠。」曉棠的臉色因為失血過多,開始蒼白。

「啊,妳的臉!」七娘似乎發現了這一點,連忙拉著曉棠的手腕奔向天波府。雖然她好生氣好不甘心,但是救人要緊啊!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嘛。

*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7-1 09:3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
更新啦
顶吖~~~~
知道我是谁吗?
我是
               小菲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7-1 21: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乐乐发了两次~~
好看好看!终于等到更新啦~楼主把七郎写的好到位哦,都能想象到电视里面那个调皮的样子呢!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8-7-9 23: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六』

*

「七弟,你——」五郎不解的搖著頭。

「怎么可以這樣?」六郎極有默契的接下話。

「我——」七郎來不及把話說完,就立刻被平時很沉默但是今天卻話很多的四郎給半路截住了。「七弟,做人怎么可以這樣呢?」語畢還不忘記給予弟弟一記悲涼的眼神。七郎忍下來翻白眼的衝動,打算再開口解釋。

「不必解釋了!七哥,我什麽都聽到了……」最受到打擊的似乎是八妹,連說話的時候聲音還微微顫抖。七哥怎么可以這樣子對待可憐的七嫂啊?虧七嫂還對他一心一意,七哥真的太過分了,嗚。

「七哥,七嫂一定會很傷心的……」連小九妹也過來湊一腳,楚楚可憐的音調讓七郎更加煩躁的耙頭髮。他、他好想哭啊!為什麽就是沒人肯聽他解釋呢?娘子不肯,大二三四五六哥八九妹也不肯,他的命真的好苦啊。

「七弟,你有七娘那么好的媳婦,要懂得珍惜。」五郎面色凝重的低吟。若七弟跟他一個樣,只到失去了才懂得珍惜,那就苦了他的了。這種感覺他感受過,非常不好受呢。「五哥,我——」七郎現在簡直是百口莫辯,說話一次句子就被活生生切斷一次。

「七弟,你真的讓我們好失望。」大郎感嘆的搖搖頭。他本來還以為七郎就是他們當中最癡心的一個,沒想到……哎,真的看走眼了。七郎不可置信的瞪著眼。怎么,連大哥也來責備他?這下子可好了,他不用多說什麽,大家就認定他錯了!

被封大將軍就不能開玩笑喔?唉。

「七弟,你有什麽好說的?」七郎這才發現在場的所有男子都已經成親,難怪那么護著七娘……「有。我想要說的是,你們聽我說完好不好?!」最後九個字是用盡了丹田的力氣使勁的喊出來,效果也很成功,讓大家都豎起耳朵,聽聽。

「多謝。」七郎瞇著眼,極力瞪著在場的各位。「七哥好大聲喔。」坐在八妹身邊的九妹悄悄的向姐姐說道,而八妹只是皺著眉搖搖頭。「大聲歸大聲,但是……我們還是聽聽七哥想說的話吧。」免得待一會兒他再一次的施展吼功大法,哼哼。

「我、只是……」七郎嘆了口氣。「我只是,想給娘子一個驚喜嘛。」

「驚喜?!」驚呼聲。

「驚喜。」認命。

「你不早說?!」

*

「四嫂,妳在哪裡?」七娘因為半背著曉棠的關係,只好很不淑女的用腳丫子把門扉踢開,跌跌撞撞的倉猝進入四娘的房裡。「怎么了?」原本在聚精會神研究著醫書的四娘略顯驚訝的抬起雙眸,看到七娘背著的小姑娘之後,娥眉更是皺得深了。

「這是怎么回事?」四娘立即出手幫忙把小姑娘抬到床上,一邊撕下傷口處的衣裳一邊焦慮的問著急忙的七娘。「被人砍傷的,四嫂妳快看看啊!」七娘接過四娘撕下的衣裳,忙得如采蜜的蜜蜂,差別只是蜜蜂采蜜時好開心,這隻卻非常著急。

「七娘,快去燒點水。」四娘取出銀針,忙著渡步的七娘一聽到有事情讓她做,就立刻衝出房門。「痛——」床上的小姑娘從昏迷中暫時醒了過來,呻吟了一聲。「施了針就不痛了,嗯?」四娘鎮定的舉起銀針,按入穴道內。

「妳、妳怎么跟爹爹一樣——」話還沒說完,小姑娘便被周公拉去下棋去了。「爹爹?」四娘微微挑起眉,然後轉過身子取布。小心翼翼擦拭凝固的血跡,四娘就得等七娘帶回來的熱水,才能夠繼續為小姑娘治療。

「四少奶奶,熱水來了!」七娘沒來,倒是排風提著水桶走進。「七娘呢?」四娘把水桶放在桌子上,布也跟著浸在熱水中。「七少奶奶剛剛不小心燙傷了手,所以才叫我把水送進來。」剛剛是七少奶奶太著急了,一不小心就讓熱水灑在手上。

「還好嗎?」雖然聽到這則消息四娘非常擔心,但是傷勢比較嚴重的是床上的小姑娘。「七少奶奶說……呃,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所以……」排風很不好意思重複七娘剛剛說出的悲憤對白,惹得四娘微微一笑。

「先去照顧七娘吧。」救人要緊。排風跟在四娘身邊久了,自然懂得觀察她的心思。「好,排風先出去了。」出門後還不忘關上門,這樣才是乖孩子。四娘輕輕的擰布,然後細心的把所有的血跡擦乾淨。

隨後,施針再上藥。大功告成。

四娘抹著額頭,擦掉細細的汗滴。不知道為什麽,最近做什麽都比較累。床上的小姑娘仍然還未甦醒,讓她睡多一會兒也好,七娘的傷不知道怎么了?四娘打了個呵欠,輕輕推開門扉,踏出房門。

「娘——」

*

「痛呀!」七娘用力甩著紅腫的柔荑,企圖把刺痛的感覺統統給甩掉。「怎么還是那么痛啊……」七娘咬著下唇,瞇著雙眼。今天怎么這么倒霉啊?被相公耍,讓可憐的小姑娘受了傷,現在連自己的手都被自己給燙傷了。

真失敗。

「真失敗。」改換向紅腫的部分吹氣的七娘咕噥了一聲,似乎對自己在對話,又似乎對樹木控訴。「七娘。」身後傳來四娘溫柔的嗓音,讓七娘停止吹氣的動作,扭頭。「燙傷了?來敷藥吧。」四娘拉過七娘被燙傷的柔荑,仔細的瞧瞧。

隨著,冰涼的藥膏就被敷在傷上。涼爽的感覺取代了剛剛的刺痛,七娘不自覺的皺起鼻頭。「四嫂,只有妳最關心我了。」不像她那個混蛋相公,看都不看她一下。「雖然我不知道妳在氣什麽,但是妳還是別生氣了嘛。不好看喔。」四娘一邊涂著藥膏,一邊徐徐道。

「我也不想啊。」七娘咕噥著,一副很不滿的樣子。她當然不滿了,誰被相公給拒絕再辦一次成親典禮還會笑瞇瞇的啊?「妳笑的樣子,大家都喜歡。對了,妳的那位小姑娘朋友還沒醒來,妳想看她嗎?」敷藥完畢,四娘蓋上小瓷瓶。

「喔。」

她更想看混蛋相公……

*

這裡不像耶律斜會住的地方。

銀鏡撩起裙底,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踮腳走過滿園盛開的花朵兒。身後的碧兒也因為太贊嘆與花的美麗,而不小心踩死了幾朵,到現在還非常懺悔不已。腳步停了下來,而銀鏡彎下身子,觸碰了離指尖最接近的朵兒。

好美。

「這真的是耶律將軍住的地方嗎?」銀鏡挺直脊椎,轉過身子問了問碧兒。「呃——是的。」踩死花的內疚加上偷跑出宮的愧疚讓碧兒緊張兮兮的。「不像。」在她印象中的耶律斜,他好像從來就沒表示他喜歡過花。

更何況是這種中原才見得到的花朵。

「啊?」迷失在花叢中的碧兒一時晃神,聽不到銀鏡的話。「沒事。走吧。」銀鏡給予碧兒一個微笑,然後再一次的撩起裙底,走向那個離她們仍然很遠的小木屋。走著的當兒,銀鏡仰著頭,望著那湛藍的天空。

「雲朵好漂亮喔。」

「是啊,公主。」

突如其來的低沉嗓音讓碧兒嚇得跌倒在地,但是她的主子只是緩緩的把目光抬到來者的面目上。「耶律將軍,打擾了。」耶律斜欠了欠身,搖搖頭。「碧兒,沒事吧?」見過耶律斜之後,銀鏡便扶著碧兒站起來。

「沒、沒事。」看到這個傳說中的將軍,碧兒都開始結巴了。「真的?」不知為何,銀鏡就是很像逗弄逗弄碧兒。抑或是這個晴朗的天氣吧?還是因為她們已經不在那個能夠讓人窒息的皇宮,所以才會如此呢?

無論如何,她很喜歡這種感覺。

「公主,到屋裡坐吧。」耶律斜揮手指向木屋。銀鏡看到了他手上的泥巴。他在種花?很不可思議。「好。碧兒,走啦。」晃了晃碧兒的手肘,銀鏡跟著耶律斜的背影,走向那個看起來很舒適的小木屋。

「小人的寒舍簡陋,希望公主不會介意。」待銀鏡坐下之後,耶律斜便忙著泡茶。「不會啊。很漂亮。」她雙眸閃亮的看著四周圍。這木屋從哪一個角度看起來都很溫馨,再加上撲鼻而來的花香,跟小木屋後面樹林裡傳來的鳥語……她好喜歡,好喜歡。

「這裡比不上皇宮呢。」淡淡的語氣讓站在銀鏡身後的碧兒不滿的皺起鼻頭。「公主。」碧兒彎下身湊到銀鏡的耳邊。「耶律將軍怎么如此冷淡呢?您可是公主呢。」銀鏡眨了眨眼,認真的思考著碧兒的話。

「有什麽關係?」這裡又不是皇宮。他,也不再是大遼將軍了吧。

「公主!」碧兒急壞了的低喊。銀鏡向碧兒投向一記微笑,表示要讓她放心。「公主,請用茶。」耶律斜終於從廚房走出來,雙手捧著茶壺跟茶杯。「謝謝。」這茶的味道非常特別,銀鏡用力的把這個奇特的味道吸入肺裡。

「好香呀。這是什麽茶呢?」銀鏡好奇的盯著那壺茶看。這個味道好像……外頭的花朵?「這是花茶。」熟練的舉起茶壺,倒滿了茶,再把茶杯遞給銀鏡。銀鏡聞了聞茶杯散發出來的味道。果然,跟外頭的一模一樣耶。

「我從來就沒喝過。」銀鏡其實跟四娘一樣,不善於表達自己的情緒。她公主的身份更是提醒著她,一定要保有公主的矜持,無論如何也不許對別人說出此時此刻的感受。因為她是公主,因為她的血液裡流著大遼皇族的血統,所以她必須這樣,必須那樣!

所以當她遇到了跟她一樣的四郎,她深深的淪陷。

「公主不妨試試看啊。新的事物,未必統統是壞的。」耶律斜已經喝完了自己的那杯。銀鏡盯著自己握在柔荑中的那杯,然後緩緩的抵在嘴巴。從原先的小口小口品嘗,到後來的一氣呵成全部喝完,銀鏡都非常享受。

享受這花茶,享受這**。

她,好羨慕耶律斜。

*

七郎從來就不知道,七娘瞪人的樣子會這么可怕。

「別擋我的路!」作勢要把他推開的七娘,反被七郎給擒住了手腕。「妳受傷了?」七郎的眸子裡凈是訝異。他怎么不知道?!「關你什麽事?走開啦!」七娘企圖把手給抽回來,順便再把他給推開。

「敷藥了沒?」說到耍賴,楊七郎可在行了。「我說關你什麽事啊?讓開啦!」七娘奮力的想把自己的手給抽回來,無奈七郎的力氣真的比她大很多。「哇,怎么還那么腫啊?」七郎把手背抬到眼前,仔細的檢查著。

「敷藥敷藥了啦!讓開!」七娘非常不甘愿的告訴自己相公他想知道的東西,然後再一次的用盡全力把他推開。「別生氣了嘛……」七郎堅持不放開,抬起閃亮的雙眸向自己的娘子說道。「說什麽聽不到啦!讓開讓開,我要去看曉棠了啦!」

明明就聽到了,但是仍然是小孩子的七娘就是愛逞強。

「哎唷,娘子妳就原諒我啦……」七娘別過臉,試圖不想聽七郎所說的話。「對不起嘛。」七郎看她轉過頭,就索性把自己放到她的面前,這樣子就不愁娘子看不到他絕世可愛的面貌了嘛。說不定,這樣子娘子就會更加容易的原諒他呢。

「你以為這樣就行了嗎?」七娘無法置信的瞪著相公,嗓音完全走調。「那、呃、要怎么樣呢?」七郎畢恭畢敬的問著正在氣頭上的娘子,一點也不敢怠慢。「你問我?」七娘的眸子瞪得更大了。這、這,她太生氣了!!

「你自己想清楚之後,再來跟我說吧!」卯足全力把七郎給一把推開,七娘跺著腳氣沖沖的踏入四娘的房內。「娘子,我真的不知道嘛!給我提示,好嗎?給我一——」話還未說完,七郎就被迎面而來的門扉給回答住了。

門兒都沒有!

*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8-7-9 23: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七啊小七 這個呢 就叫風水輪流轉
哈哈哈哈哈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7-10 13:51:55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更新咯~~
七郎小两口好可爱啊!喜欢他们打打闹闹的样子哦~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7-10 18: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了,我飘来看了。
很同意鸟儿的说法。
自己还觉得: 呵呵,4娘还是那么温柔,那么关心人啊!!!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7-12 21:3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啊!还没有完啊?
……等这么久才看竟然还没有完……
不过已经很好啦~杨家人都很幸福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7-15 23:0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阿乐乐最近怎么不来了?
快点来更新哦~加油加油!大家都等着看哪……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1-2 22: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刚看完少杨,那是,哭的稀里哗啦的
不知道楼主会怎么结尾呢,不要让我伤心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反馈

投诉举报 意见反馈 用户协议 论坛规则

反馈须知: 切勿滥用举报,任何与举报相关的信息必须属实!

网站资源

  • 微信
  • 微博

ICP备案号:冀ICP备2021024196号-5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诗舞翩翩—刘诗诗官网   本站由秦皇岛创诚网络科技提供技术支持

GMT+8.5, 2024-2-27 13:20 , Processed in 0.100095 second(s), 14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